波西米亞
  Bohemian,一般譯為波西米亞,原意指豪放的吉卜賽人和頹廢派的文化人。然而在今年的時裝界甚至整個時尚界中,波西米亞風格代表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浪漫化,民俗化,自由化。濃烈的色彩、繁復的設計,會帶給人強勁的視覺沖擊和神秘氣氛—實際也是對這兩年簡約風格的最大沖擊。



  什麼是波西米亞?是生活在捷克斯洛伐克那個放蕩不羈、以歌舞為生的民族,還是指那群視世俗准則如糞土的藝術家?發展到今天,卻成了一種生活觀,在波西米亞的旗幟下,一向為新生代不恥的老布爾喬亞的理想——追逐財富,和波希米亞崇尚自由的精神不可思議地結合起來,向人們展示著一幅用庸俗作背景的個性場景,也許這正是現代精神的一個側面:除了金錢,沒有什麼能讓人獲取更大的自由。有人用一句通俗的時尚語言精辟地概括為——有一定經濟基礎的小資情調——原來如此!

        
  再復雜的情緒,在這個時尚的時代都能用感性的服飾演繹出來,波西米亞落實在女人身上,便成了一種奢華的另類、個性的高貴。
  波西米亞風格的裝扮,在總體感覺上靠近畢加索的晦澀的抽象畫和斑駁陳舊的中世紀宗教油畫,還有迷綜錯亂的天然大理石花紋,雜蕪、凌亂而又驚心動魄。暗灰、深藍、黑色、大紅、桔紅、玫瑰紅,還有網絡上風行一氣的“玫瑰灰”便是這種風格的基色。沒有底氣的人一穿上便被無情地淹沒在層層疊疊的色彩和錯覺中。


  一說波西米亞,逃不了一條打滿粗褶細褶的長裙,它可以是純棉的、粗麻的、砂洗重磅真絲的,可以是鏤空設計的、綴滿波西米亞式繡花的、加上婀娜的荷葉邊的、垂垂吊吊滿是流蘇的,可以是布滿無規則圖案的、用其他風格面料拼鑲的……總之它是繁復的、奢華的,無時不刻在昭示著自己獨特的,它讓穿上它的女人剎時間變成超凡脫俗並蔑視一切。


  如果還要披上外套,那最好是一件收腰收得恰到好處的長大衣,昂貴的羊絨當然是第一選擇,退而求其次便是精紡亞麻,加一條粗獷而帥氣的腰帶,將硬朗與柔美完美地結合起來。


  還有飾品,不能不提的波西米亞飾物,要做個地道的波西米亞女郎,你最好不要放過身體上任何能披掛首飾的部位,手腕上、腳踝上、頸前、腰間,還有耳朵、指尖,別人戴一串,你戴三串,別人掛細的,你就掛粗的,這兩年瘋狂流行的藏飾被波西米亞女郎們引為至寶,那些發黑的銀器、天然的或染色的石頭,哪管它重不重、貴不貴,統統往身上手上套了再說。走動間,一定要渾身上下泠泠作響;點煙時、端起大扎啤酒時,一定要讓連著戒指與手鐲的鏈子斜斜垂下,勾著男人的眼光晃啊晃,一直晃到他心尖尖裡讓他脫身不得。

    




  波西米亞風與BOBO族
  波西米亞在哪兒?這問題可真是難以回答。它好像是在捷克斯洛伐克的一個什麼地方,當然也有可能不是。你不必因此而憤怒譴責我的草率和不負責任——相信我,在這個季節被時尚人士整天掛在嘴邊的波西米亞風格跟地理上的波西米亞並沒有什麼大關系。



  波西米亞。波西米亞。波西米亞。
  這個詞語每天在我耳邊此起彼伏。各大品牌的PR告訴我他們這季節的設計是波西米亞式的融合風;我們的時裝編輯鉚足了勁頭要制作一組波西米亞式的時裝片;有一些女人和女孩子,她們興致勃勃地打扮起來,出現在一些時髦的派對和時裝秀場,“你是不是認為我今天看上去很波西米亞?”在我開口之前,她們先對自己做了一個蓋棺定論的說法。

                                

  究竟什麼是波西米亞風格?
  東歐的,德國的,吉卜賽的,墨西哥的,松松垮垮的,少數民族的,色澤暗淡的,刺繡多多的,層層疊疊的,最後使人看上去有點飲酒過量精神渙散的——波西米亞風格可是決不局限於波西米亞這個地方,它的范圍比我們想象的大多了。

     

  TOM FORD為聖羅蘭設計的土耳其式豹紋長衫據說是今季波西米亞風格的代表。雖然它看上去實在是太奢華了,遠遠超出了一個真正波西米亞人對於華麗生活的想象,可是又有什麼關系?我們在一開始就講過,波西米亞風格跟波西米亞沒什麼大關系。


  像波西米亞風格這樣的專有名詞近來出現很多。不知道為什麼。也不知道誰發明了誰。或者說誰被誰所詮釋。除了國籍民族膚色性別年齡的區分之外,有些人群需要一些獨特的稱謂來劃分。基本上,那是一些所謂特立獨行的動物。


  比如說BOBO。這是去年的熱門詞語。文化學者把他定義為是嬉皮與雅皮的雜交品種。像嬉皮那樣的叛逆精神,也可以有適當的頹廢,大麻是允許的,毒品是反對的,同時還有體面的工作,優越的收入和良好品位。


  據說一個真正BOBO的標准行頭是這樣的:穿著幾千美金的GUCCI皮衣和幾十塊錢的LEVIS牛仔褲,他的頭發亂亂的,仿佛有三個月沒有打理過,可是他的身上散發著適當的香水味道,他習慣穿廉價而舒適的運動鞋,可是他對於他的內褲無比講究。


  哦。聽上去還不壞。甚至是令人心動。正邪一體。雙面共聚。這樣的BOBO,無論男女,必定橫掃千軍所向披靡。
                           

  如果沒有由於網絡而誕生的新貴們,BOBO這個詞語還會不會出現也是疑問。沒有比這個行業的人士更BOBO了,那些網絡新貴哪一個不是些瘋狂藝術家和奸詐商人的混合體。看看比爾·蓋茨乘著私人飛機住著5星級以上的酒店,並且穿著讓時裝編輯作嘔的,很像是來自廉價商店的T恤和仔褲——BOBO就是這麼肆無忌憚,夠自由,夠歹毒。
  那種絲毫不顧忌別人的令人艷羨的歹毒。


  波西米亞風跟BOBO似乎是薪火相傳,至少,它們是近親關系。它們的精神都是強調人的藝術氣質、叛逆和自由,這是大眾還是設計師的愛憎取向?又有多少人具有或者真正渴望藝術、叛逆和自由?結果是我在許多場合看見無數人打扮得像是街頭為人畫肖像的潦倒畫家,或者就像個鬼鬼祟祟的特異功能人士。



  也許在這時刻人們難免墮落。全球經濟不好也已經有很長時間,911的陰影剛淡下去,中東又開始刀光劍影,——許多我們原本以為跟自己沒有關系的事情,其實沉甸甸地壓在心裡,然後一有機會就蔓延起來。

                         


  豈止是蔓延。這簡直就是腐蝕。
  當然也有令人愉悅的腐蝕。


  就像我們享受BOBO風或者波西米亞風或者吉卜賽風,無論什麼流行,我們一律愉快接納。時尚就是這麼一種東西:以萬變應不變。


  誰可以預測下一次的流行嗎?

  說不定是布爾喬亞的爆炸顛覆。那些我們腦海中沉悶乏味教條的中產階層形象也許快要過時,你可能再也不能這樣去看待他們。如果布爾喬亞們抓起狂來會怎麼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瘋狂的方式。而時尚動物們永遠是各種集體瘋狂的參與者。
  又怎樣?
  至少現在你可以說:
  “我很波西米亞,而且,我很快樂。”



圖文取材自網路-圖文整理  simon         


I Hair沙龍sim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